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琼归的博客

闲来无事的走走、拍照、写写。也欢迎您,闲来无事的耐心看看

 
 
 

日志

 
 

杨笔钧先生生平及晚年生活【原创】  

2011-04-04 09:34: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逢清明,我都会想起一位逝去的老人—杨笔钧。据‘长沙教育誌’记载 :

杨焱,字笔钧,男,长沙人,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生。

其父杨开榥曾任左宗棠幕僚,后以行医为业,家道贫寒。年十三,父逝,情况尤艰 ,乃去苏州一工厂当徒工。

1918年入西牌楼雅礼大学预科学习,兼任中学英语教师,1920年转读本科,参加进步学生组织——嘤鸣学会。国共合作时期加入国民党。1927年退党,不再参与政治,专事教育工作。历任明德、省立第一师范、广义、长郡、周南、省立一中、妙高峰中学、及益阳信义中学英语教员。1930年代代表雅礼学会创办私立广雅中学。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任该校校长,多聘名师执教,用所收学费建造教学楼,使学校从困境中走向发展。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应聘湖南师范学院、华南化工学院任教外语。1956年退休。

英语根底深厚,上课多采直接教学法,学生如有疑难和问题,均用英语,经严格训练,学生英语基础坚实。1920年代中期,任教明德、周南时深得校长胡自清、朱剑凡的器重,两校聘请新教师,必请参加考察。

为人耿介,生活清贫。一生同情革命与进步事业,1927年革命转入低潮时,曾冒生命危险保护革命志士。                                              

摘自【长沙教育誌】 

1956年,杨笔钧先生的夫人病逝。1957年初杨老先生也离开耕耘了一辈子的讲坛,回到清净的家中过着独居的生活。

杨老先生住在长沙西园九仪里七号。这里与周南学校仅隔一条小巷,是一个独立的庭院。庭院的大门足有3米高,大门的右侧是堆放柴、煤的杂物房;大门的左侧分别是厨房、饭厅和一间小卧室。

庭院的中间是一座平房,有房三间和一个阳台,在阳台和主人房的前面是一个约有50平米大小的坪地。庭院内的四周都种了树,主人房前则搭了一葡萄棚架,夏日可遮阴,而到葡萄熟的时候还可请客人尝鲜。院子的北侧与长沙工人文化宫的游泳池仅一墙之隔。当时建这个游泳池时征用了老先生的一点地,说是要给补偿的,杨老先生考虑到住宅是政府和友人资助共建的而坚持没要补偿,文化宫的负责人觉得过意不去,就在墙边留了一扇门,门就由杨家把控,并表示杨家人可随时到游泳池游泳。可是杨老先生却从不准家人这样进去游泳,他的子孙们想游泳都得到正门买票进场,要么就去湘江。

在坪地里还有一口井。以前一家人的用水就靠这口井,后来西园九仪里巷口装了自来水管,可以请人挑自来水供做饭和饮用了(改革开放前,这里的自来水还没有进户,挑两桶自来水要花上几毛钱的),井水就做洗、漱和搞卫生用。到了夏天,无论何时只要你觉得热,立马打一桶水上来,往身上一浇,凉爽极了。

1959年至1961年这三年经济困难时期,杨老先生利用自家的坪地种起了蔬菜,还养了一群兔子和鸡。按他的话说:既可以锻炼身体又可以改善生活。

每天,当一缕晨光悄无声息地穿过树梢,暖暖地照在庭院上,一群名叫“洛岛红”的大种鸡,休闲地在园中觅食,一群小兔子蹦蹦跳跳的穿插其中;阳台上,您就看见满头白发的杨老先生打理着鸟笼,两只漂亮的鹦鹉在笼子里欢快地上下跳跃,仰脖歌唱。

杨老先生一生清贫,却节衣缩食供四个子女读完大学。但无一人留在身边,大女儿在广州工作;老二、老三都是儿子,分别在上海和北京工作;最小的女儿大学毕业后在湘潭工作。晚年杨老先生栖身一人在长沙独居,但经常去的是广州的大女儿家,那里有他牵挂的三个外孙,偶尔也到北京看望他的小儿子或是到他的弟弟家小住,再就是到上海的大儿子家住一段。也有一段时间住在湘潭小女儿家。杨老先生直到81岁高龄仍孤身一人在长沙生活,十分困难,在外地工作的儿女们牵肠挂肚多方陈诉,原国务院副秘书长杨东莼得知后多方写信陈情,至1978年初才将在湘潭工作的小女儿调回长沙在身边照顾。

杨老先生的卧室兼书房里有一个好大的书柜,上面有线装古籍书、有英、美原版的外文工具书及小说名著以及科普用书等约两百多册。晚年的他生活虽然清贫,但也十分的充实。在家大多时侯还伏案读书写作。

他把教育看着是一辈子的的事,晚年他家的常客除了往年的旧同事,更多的是前来讨教的学生,这些学生大都是已经在岗的科技人员或生产骨干。朋友的子女,邻里的大、中学生上门求教的更是络繹不绝。他老上课不但分文不取,有时还自己书写或购买辅导教材送给学生。

杨老先生一生生活节俭,憎恶浪费。他对孙辈们也都要求严格,他要求外孙学习时不要用圆珠笔、钢笔直接在练习簿上写字,而是先用铅笔,写满了,再在上面用圆珠笔或钢笔写字或作草稿纸用,都写满了,再作练习毛笔字用。一支铅笔也是削得不能再削了才丢掉。

杨老先生的兴趣广泛,知识渊博,凡能自己动手做的多自己动手,木工、电工活全拿得下来。比如孵小鸡的土设备就是他自己研制的。他的学生、老同事看见杨老先生做的孵箱时都惊叹不已,说是科学知识的集慧。

他还喜欢自己组装电子管收音机。那时候好多零件在市面上很难买到,而且相对价格也不菲,一块万用电表就上百块钱,相当于当时一位普通二级工两个月的工资。从测量用的万用电表、收音机的铁架到里面的各种线圈(含中周、变压器等)全是自己动手做,收音机组装好就不停地仔细调试,调试满意后才安装到自己动手做的精致的收音机外壳中。

杨老先生还特别喜爱京剧和相声,是梅兰芳、程砚秋、侯宝林等名家的忠实听众,有时候在家里听着收音机还随着哼上一段,那神情甚是陶醉。后来家里有了电视机,那他更是有戏必看。

1967年,一场房屋的‘社会主义改造’,杨老先生住房只留下一间,庭院也变得热闹起来。居委会的主任把她的什么亲戚弄了进来,院墙的几间厢房住了一户,院子里又违章搭建了两户。杨老先生原本喜欢清静的生活就此被打破。一直到1978年落实政策,经向多方陈述,才退还住屋。 

1982年4月21日桃李天下的杨笔钧老先生病逝长沙,享年86岁。

长沙西园九仪里7号的小院子虽然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但静得却让人觉得一阵酸楚,因为再也看不到杨老先生的身影,看不到花果、蔬菜的生机、听不见“洛岛红”、鹦鹉及树上麻雀的啼鸣、唧咋。仿佛它们都在为杨老先生的离去而伤心……。

老先生一生两袖清风,与许多老知识分子一样:他一生追求的是知识,实践的是知识的运用。爱憎分明,生活俭朴却不失节气。杨老先生与广大的教师一样:用彩笔耕耘讲坛,用语言播种知识,用汗水浇灌心田,用心血滋润求知的心灵。

杨老先生的一生让我想起李商隐的诗句: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烛成灰泪始干。我们应当尊重辛勤耕耘的老师,爱戴我们的师长。

 

注:此文章出稿前曾得到杨老先生的亲属以及明音博友还有我的同学及朋友的帮助,至此表示我的谢意!


杨笔钧先生生平及晚年生活【原创】 - 琼归 - ykj61617

  评论这张
 
阅读(38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